别睡了!你家楼下卖麻辣烫的,要成功上市了! |快餐|海底捞|汤底|杨国福_网易订阅
·资料图一步步走到上市,他真是靠一碗碗麻辣烫吗?作者:隋坤卖麻辣烫的杨国福快餐店要上市了。10月25日,证监会官网显示,杨国福麻辣烫拟在港交所发行H股上市的申请已获得核准批复。·资料图据招股书显示,2019到2021年前三季度,在线下餐饮遭受重创的背景下,它的利润分别为1.81亿元、1.68亿元和2.02亿元,逆势上涨。除此之外,杨国福的门店数量也在增长,2019年至2021年,全球新增1000多家。截至2021年9月30日,它的门店总数已达5783家。·资料图一碗小小的麻辣烫如何撑起一个上市公司?全国餐饮小店多如牛毛,为何杨国福能脱颖而出?一路狂奔到上市,它的背后又有哪些隐患?许多问题,都在它的招股书中写出了答案。从夫妻店到上市公司杨国福麻辣烫的创始人就叫杨国福,是位来自哈尔滨的东北汉子。他自幼家贫,15岁辍学,放过羊,养过猪,还开过小卖部。“感觉为了赚钱,我什么苦活都做过。”后来他回忆道。2000年,杨国福与妻子在街边卖大虾粥,收入平平。3年后,他发现四川麻辣烫摊位客流不断,于是盯上了这门生意。当时,他与妻子一起试吃。餐后,两人满头大汗。被麻辣烫美味折服的同时,他们也发现一个问题——太辣。东北人对辣的接受度不比四川人,杨国福马上对麻辣烫汤底进行改良。他租了一间地下室,开始研制麻辣烫汤底。最初,他学同行买回香辛料放到锅里炒,甚至尝试用豆瓣酱研制底料,但客户反馈一般。之后,他推翻重来,加入骨头熬制的高汤,再浇入牛奶一起煮,减少辣度,增加鲜味,而且给麻辣烫搭配了蘸料麻酱。这次改良让他一鸣惊人,食客变得越来越多。2003年,杨国福的第一家店“杨记麻辣烫”在哈尔滨永和街开店。·杨国福麻辣烫前身立于台阶上的门口、破旧的招牌、简单的陈列……杨记麻辣烫的“卖相”像极了情景喜剧《东北一家人》中牛小伟的饭店“达达杀猪菜”。但这里生意火爆。当时哈尔滨平均房租千元,食材便宜,人工一个月仅300元左右,杨国福决定走加盟模式的道路。两年后,哈尔滨及其周边的杨记麻辣烫门店数量就开到70多家。国内麻辣烫品牌双巨头之一的“张亮麻辣烫”创始人张亮后来表示,当初创业做麻辣烫正是受了亲戚杨国福的影响。2007年,杨记麻辣烫改名杨国福麻辣烫,开始了一段传奇故事。开始,其加盟费低,仅需1000元到3000元。在“高客流、低成本”的光环加持下,它的扩张开始加速。此后3年,其以每年增加200至300个加盟商的速度,在东北地区快速增长。到2010年,杨国福麻辣烫已经拥有加盟店1000多家。·资料图随着加盟店的增多,杨国福麻辣烫遇到了问题。因为加盟模式相对松散的管理,致使加盟商的食品质量参差不齐。越来越多的人质疑杨国福麻辣烫的食品安全。2010年,杨国福对加盟方式进行整顿,砍掉许多因脏乱差、选址不佳、游走在盈利与亏损边缘的店面,然后统一店面装修、规范食材供应链。最终,杨国福麻辣烫的颓势被止住。期间,杨国福提出了“快餐式麻辣烫”的理念,采用“斤选模式”,让顾客自选菜,按重量收钱。这也成了如今常见的麻辣烫售卖方式。2015年,杨国福走出东三省,将总部搬到上海。从此,这家麻辣烫转变为面向全国的快餐品牌。招股书背后的“麻辣烫版图”杨国福麻辣烫一步步走到上市,真的是靠一碗碗麻辣烫堆出来的吗?答案出乎许多人的预料。其实,它靠的不是麻辣烫生意,而是供应链生意。蓝鲨消费联合创始人卢旭成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分析道:“据招股书显示,杨国福收取的加盟费和系统维护费用仅占营收的5%,而销售自产产品占到25%到30%,销售向第三方采购的货品更是占了近60%左右。”·杨国福麻辣烫的招股书(部分截图)简单来说,杨国福麻辣烫的主要营收并不是加盟费,也不是加盟店的业绩提成,而是向加盟店售卖食材、底料包、后厨设备等。招股书上有个数值佐证了其供应链企业属性——2021年前三季度,其毛利率为30.2%,与海底捞背后的供应链企业颐海国际相当。据卢旭成介绍,“近几年许多偏供应链的餐饮品牌表现都不错。除杨国福麻辣烫外,同类型的蜜雪冰城和绝味鸭脖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”2018年,杨国福本人亲自选址,在四川自建了一座供应链工厂,让许多利润高的产品从采购转销变成了自产自销。这步棋不仅增强了其供应链的利润,更加强了稳定性。·四川杨国福工厂2019年,杨国福在采访中放出豪言:“5年内,公司计划将海外门店的数量扩展至1000家,国内门店数量增至9000家。”如果目标达成,杨国福麻辣烫将成为“万店级别”的快餐品牌。市场正在观望杨国福能否完成这项任务。“现在许多加盟商还愿意‘跟杨国福玩’,是因为它的运营成本相对低。”卢旭成说:“目前餐饮一哥是海底捞,它之所以能做到这个位置,很大原因是不依赖人工,尤其是大厨。这类餐饮的烹饪方式,主要是将配菜、预制好的半成品加料包下锅煮熟,对员工的技术要求极低,这也代表着用工成本低。这个特点杨国福也有。”除此之外,“杨国福的出餐速度非常快。并且因为制菜工序简单,所以产品也极其容易标准化,可复制化程度高。”在此次披露的招股书中,还有一个数据引起关注,那就是“2021年前三季度,杨国福的零售业务营收占整体的3.2%”。·杨国福自产的火锅底料近几年,西贝、海底捞、喜茶等餐饮品牌扎堆进入零售化渠道,各大品牌的茶包、火锅底料等产品被摆上货架,杨国福也不例外。卢旭成认为,零售产品的本质是近些年爆火的预制菜。这些产品的保质期长,不会像蔬菜、鲜肉那样“需要争分夺秒卖完”,大大增加了库存原料存放的灵活性。其次,零售化可以让快餐品牌像可口可乐类那样的快消品牌看齐,利用线上线下等各类经销商,将货铺到各个渠道。这不仅增加了售卖场景,也提高了品牌曝光度。梳理招股书后,杨国福的商业版图已跃然于纸上。狂奔背后有何隐患杨国福麻辣烫快速扩张的法宝无疑是加盟模式。“轻盈的加盟模式非常适配杨国福、呷哺呷哺等小店品牌。”卢旭成分析道。“这些店的人均消费相对低,流转快,不用强行开在大型商业综合体,很容易吸引加盟商。”但加盟模式是双刃剑,最大隐患就是管理问题。加盟是独立主体之间的合同关系,各个特许加盟店的资本是相互独立的,总部对其控制力相比直营模式明显偏弱。卢旭成说:“在此情况下,加盟商容易出现钻空子的逐利行为,这些行为的后果往往会零星体现在食品安全这颗‘大雷’上。”此前,杨国福就曾因食品安全问题上过热搜。2021年7月,一段杨国福后厨脏乱差的暗访视频曝光。画面中,店员用食材当抹布,蟑螂随处可见、食材被老鼠啃过……·资料图近几年,杨国福被爆出的食品安全问题还有多起。2021年10月,北京消协通报了存在食品安全问题的连锁餐饮门店数量,杨国福麻辣烫排在第二位。该问题在其招股书中也有体现,其中提到“麻辣烫餐厅的食品质量控制系统出现的任何严重失误,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、声誉、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”。与之对应的是,“信息化”“数字化”关键词在招股书中共提到了23次。这些关键词背后,体现了杨国福希望通过大数据监控提高门店管理水平,但具体结果还需验证。此外,企业接班人问题也是杨国福需要重视的问题。杨国福的儿子杨兴宇目前是企业的首席运营官,搭建了杨国福的数字化供应运营体系。卢旭成说:“二代们的接班问题是许多企业面临的问题。许多二代热衷一些前卫的企业文化和运营策略,一部分留过学的二代会推崇欧美的品牌理念、经营理念,但这些运营策略和理念并不都适合自家品牌或中国市场。”2021年,杨国福本人宣称,要打造“麻辣烫界的星巴克”。许多人认为,杨国福麻辣烫日后会提高客单价,也会将麻辣烫赋予社交属性。·资料图在卢旭成看来,这“有点往脸上贴金”:“杨国福麻辣烫更适合高性价比的大众消费,人们钱多多吃一点,钱少少吃一点。十块钱出头也能吃,二三十块钱也能吃。这种属性对于杨国福来说很重要。”不管怎么说,杨国福上市之路将要开启,品牌曝光度和影响力也会水涨船高。从2003年的一间夫妻店,到如今拥有上市公司,杨国福的成功里有时代红利的因素,也有个人努力的加持。就如杨国福曾说的那样:“我从不认为街边摆摊是低人一等的活,人一定要看得起自己,不管做任何工作,我都会干劲十足,因为这样过日子才比较快乐。”总监制: 吕 鸿监 制: 张建魁主 编: 许陈静编 审: 苏 睿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